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861|回复 [分享] 《勇者大冒险之黄泉手记》小说连载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9 17:27: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暖、祭゛ 于 2015-11-18 10:59 编辑

0.png

【小说简介】

引子:
挪威最古老的缆车公司,二战时期为得过纳粹设计了“Ploutonion之桥”这一世界上最长的地下缆车项目。这个项目是属于永不公布的二战史料,存放在苏联的首都档案室内。Ploutonion是古希腊传说中一处只要进入必然死亡的洞穴。这座往地下衍生的巨大缆车,难道是通向那里的通道?它和tuo勒密找到他声称的,可以看到真正宇宙的镜片,是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故事的主人公,是中国皇家工匠的后人,善于打磨制作极其精细仪器零件,他的祖先曾经接受法兰西大使施阿兰的委tuo,为一直奇怪的仪器设计镜片tuo架。据说那就是tuo勒密望远镜的原型,解放后,当时的设计图纸留存于老宅的壁画之下,在一次搬迁中偶然出现,从而引起了一个延续了几个世纪的巨大秘密。



2.png

【角色介绍】

沧平有三个家族:苏家、罗家,以及第三个家族。

苏少爷:
只有一个人,住在罗家大宅子的内院里。苏家人一生一世,都在这个院子里轮回,等待这一刻的到来。苏家人丁单薄,体弱多病,苏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
父亲也在成年之前得病,一直在瑞士养病。在他懂事的那几个年头,父亲像是知道相处的时间不多,夜以继日的教给他手艺,让他得以可以修理一些非常精细的古器和工具。他是在成年后,才知道这些手艺,是用在哪些地方……

罗:
有个不雅观的坏毛病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笑,笑起来咯咯咯的样子,让人毛骨悚然,他的父母曾经有段时间认为他心理有一些问题。
他每天都在锻炼,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变强,但又不可以停下来。他身上的肌肉已经从小块练成了大块,又从大块练成了小块,从圆的练成了方的,又从方的练成了圆的。

秦:
第三个家族从事各种不同的职业,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的生态是什么,平日里,他们并没有家族的属性,没有结群,也没有体系。
但他们中的某些人,就会在某一个时间出现在罗家和苏家面前,他们的出现,往往同时会带来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他们带来的任务,是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的。这是另外两家最严格的家训。
死亡,痛苦,离别。都是第三个家族的出现带来的……

罗卜:
沧平的三个家族中,罗家就是苏家的手,罗家的智商一直不高,老天为了弥补罗家先天的不足,给了他们惊人的运动天赋。
罗卜很小就能两步翻上2米多的高的墙壁,听到世界上一切细微的声音。罗卜能分辨两万多种声音,甚至可以通过声音来判断事物的状态。
但是,他听不到那个井里面的声音。
罗卜不知道自己可以听多远,但他知道,他的世界是不会安静的,但是现在,这个薄膜上,有一个孔洞。
这个井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00.png



>>> 【先导篇】 <<<


1、苏

       家族基因的遗传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苏经常这么琢磨。一个家族经历多代,每一代的人的性格总有差异,即使是在非常严苛的家族教育 下,每一代出现的人也千奇百怪。
       很多人幼年的时期和同伴表现出惊人的一致性,但是一到成年,性格就完全不同。
       可沧平的三家人,却不是这样。这三个家族出现的人的性格,就和铁板一样,见到一个,几乎就能猜测出整个家族的风格是什么样子的。
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小时候他问过长辈,长辈告诉他,如果一个东西永远都是一个形状,无法改变,要么他自己内部非常坚固,要么,他的外在,有着巨大的压力。
        用力敲击一块铁,铁也会凹陷,内部的坚固是虚妄的。但你无法真正撼动喜马拉雅岩石中心的一个水泡的形状。
        所以,苏觉得,一定是巨大的压力,压在这三个家族的外沿,让他们维持着这样的性格。
        但苏无法真正理解这样的压力,因为沧平三家中的苏家,虽然称呼为家族,但往往只会存蓄一个人。
        他只有一个人,住家罗家大宅子的内院里。院子里有一颗菩提树,是沧平一带最大的一棵菩提树,这让他觉得,从生下来开始,所有人都希望他在未来某一刻能拯救一切。
        苏家人一生一世,都在这个院子里轮回,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从总体来说,这三个家族的关系是微妙的,苏家人丁单薄,体弱多病,苏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父亲也在成年之前得病,一直在瑞士养病。在他懂事的那几个年头,父亲像是知道相处的时间不多,夜以继日的教给他手艺,让他得以可以修理一些非常精细的古器和工具。他是在成年后,才知道这些手艺,是用在哪些地方。
        而罗家,就像铜墙铁壁一样保护着他,他有任何突发奇想,罗家都会毫无保留的满足。
        罗家就是苏家的手,手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伸出去就可以了,其他的,手不需要知道。
        他甚至相信他如果让罗家整个家族全部都服毒自尽,他们也不会犹豫的。
        三个家族的第三个家族呢,对于苏家和罗家来说,都是一个不可或缺但是极度讨厌的存在吧。
        说起来,罗家少爷今年应该当家了,苏忽然想起来。
        他在院子里看了看院门,桌子上的藏红花茶有点发酸了,上次有人来送茶的时候,他记得是半年以前,半年里他没有再提任何的要求,除了偶尔有老爸子过来看看他死没死,罗家人一般不轻易进这个院子。半年那个时候,他知道罗家少爷应该在几个月内就会当家。
        罗家的当家也是颇为残忍,不知道那个呆头呆脑的人是不是能活着当上家长的位置。
        他摇了摇铃铛,铃铛的声音很轻,但他知道,院子外坐着一个听奴,什么都能听见。
        门打开,一个白稚的少年走了进来,他的名字叫做罗卜,大概十七岁左右,但他的智力,只有七八岁。
      “你们少爷当家了吗?”
        罗卜惶恐的点了点头,盯着桌子上的糕点,苏递过去一块绿豆糕。罗卜接过去,直接就塞进嘴里。
        苏继续说道:“当家了就好,我出个题目给他,还有一个半月是我的生日,你让那个木头脑袋,自己选一件生日礼物给我。要我从不知道的,尚未见过的东西。”
        罗卜点头,乘苏不注意,抓住另一块糕点,飞也似的跑了出去。苏也笑了起来,他每次给罗家出难题的时候,心中总有一种不 安,也不知道是针对哪个愣头少爷,还是整个死气沉沉的罗家家族。


134.gif



2、听奴

       罗卜的脑子是空白的,跑出苏少爷的院子之后,他几乎忘记了苏少爷说的话。
罗家的智商一直不高,偶尔会有他这样的孩子,发育会出问题,外面的人都叫他傻子。他理解的傻子,就是比罗家人更笨一些的人。
       老天为了弥补罗家先天的不足,给了他们惊人的运动天赋,罗卜很小就能两步翻上2米多的高的墙壁。

       对于罗家来说。傻子也有用处,知道他再也不可能治愈之后,第三个家族就会送来一种药,罗卜吃了三年,三年后,罗卜开始听到世界上一切细微的声音。
       罗卜听的很远。他在苏少爷的院子外面有一个自己的凉亭,只要苏少爷院里有咳嗽声,打斗声,蛇吐信的声音,他都要去查看。
       罗卜能分辨两万多种声音,甚至可以通过声音来判断事物的状态。如果他明白那些是什么事情的话。
       第三个家族里,那个最讨厌的人说过,声音具有唯一性,所以如果对声音熟悉到一定程度,耳朵比眼睛更可怕。
       罗卜在草丛里把第二块糕点也吃了,他看到了草丛里有一只蚱蜢。
       好大一只蚱蜢,油绿油绿的,罗卜举起双手合拢成一个钵的样子,就去扑蚱蜢。
       用力太猛,蚱蜢被他拍死在手里,他抹了抹手里的脏东西。想擦在衣服上,想起老爸子会骂,只得擦在树皮上。
       这个时候,罗卜看到了院子外的那口井。
       罗卜爬到树上,闭上眼睛。
       这个井他一直很在意。他觉得那个井很怪,很奇怪,好像和这个院子里的其他东西都不一样。
       因为,他听不到那个井里面的声音。
       整个世界在罗卜心里,是有两层的,一层是他看到的,一块一块的,各种树木,砖块,墙壁,房子。另外一个世界,是一层薄膜,上面有着各种波动,每种波动都代表着一件事情正在空间里发生。

       罗卜不知道自己可以听多远,但他知道,他的世界是不会安静的,但是现在,这个薄膜上,有一个孔洞。
       这个井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以前并不是这样,是在一个月之前开始的。
       他看着这个井口,努力的听着,想多少听到一些。
       没有声音,没有任何的声音。
       一块石头打在了他的头上,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回头看了一下,石头是从苏少爷的院子里都丢出来的,苏少爷总能知道他在干嘛。
       口哨声从院子里传来,催促他去办事。他吐了吐舌头,从树上爬下来,继续往外跑去。
       他回头看了看那口井,那口井好像也在看着他。


134.gif



3、罗

       罗单手撑着地,脸上的汗一滴一滴的滴落到面前的石板上。他的另一只手收在身体的背后,1个小时了吧。他心说。
自己要这样到何时呢?
       已经快一年多,没有任何消息了,第三个家族,那群讨厌的人.
       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愿意见到他们出现,可是没有那群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只能每天这么锻炼着。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变强,但又不可以停下来。
       他听到了脚步声,声音很轻,听奴可以几乎毫无声息的靠近一个人,因为他们的听觉很敏锐,对于声音的处理是他们的本能。但这个听奴似乎有点急切。
       他没有抬头,就听到很远的地方,有人喊道:“当家的,当家的,苏公子又出题了。”
       罗皱了皱眉头,自从自己得罪了那个苏之后,隔山差五的,这个苏家人就会利用职权给他使绊子。提的要求千奇百怪,有些简直一听就知道是:耍你呢,耍你又怎么样。
       罗吸了口气,咬牙让自己更累了一些:说!
       罗卜说道:“苏公子说,马上就是他的生日了,他让你给他选生日礼物,然后,要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罗的呼吸急促起来,苏的院子里书籍和藏品的种类,包罗万象,苏家一直是博物百晓著称,苏不知道的东西,非常难得,而且苏已经成年很久了,他的阅读和博物水平已经到了一个顶点,这个世界上他不知道的东西恐怕罗更不可能知道。
     “当家,我们送什么好?”
     “送他一种叫上西天的东西好了。”罗咯咯咯笑起来。
       罗有个不雅观的坏毛病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笑,笑起来咯咯咯的样子,让人毛骨悚然,他的父母曾经有段时间认为他心理有一些问题。
       罗卜不明白罗是不是在开玩笑,呆呆的等着,罗叹了口气,站了起来,用毛巾插了自己**的上半身,坐了下来。
       他身上的肌肉已经从小块练成了大块,又从大块练成了小块,从圆的练成了方的,又从方的练成了圆的。
       人体的设计非常奇妙,耐力和力量需要的肌肉成份不一样,他必须两者兼备。
     “当家的是想送西瓜给苏公子吗?”罗卜抹了抹口水,他很爱吃西瓜。
       罗挥手让他离开,萝卜很不情愿的离开了。罗坐到窗口,呆呆的看着外面的院子。
       苏没有见过的东西。
       他的妹妹罗知就在外面的院子里发呆。罗知坐在轮椅上,阳光下她的紫色裙子发透,透出了纤细的肢体,她患有一种罕见的病。这种病让她的虹膜异色,带着一层银屑一样的斑点。
       在夜晚的某种光线下,这个女孩子的眼睛能放出动人心魄的魅力,眼镜中的高光像银河一样闪耀,但是在阳光下,她几乎是全盲的。
       这种病是一种孤儿病,他找过很多医生,世界上似乎并没有第二例。一年前发病之后,她才从国外回来。
       罗看着罗知,推开门走了出去,来到罗知的背后,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罗知警觉的抬头,她闭着眼睛。
     “我介绍个新朋友给你认识。”罗说道。
       罗知笑了笑,抓住了哥哥的手。“是谁?”
       罗推动轮椅,“一个很重要的人。”



    You rise me up!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9 17:33: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暖、祭゛ 于 2015-10-9 17:39 编辑

第一章《靶子房》


       我确实有一些无聊,在这个院子里呆着,抬头能看到院外那些大梧桐树的叶子又开始黄了。算了算时间半年了,我没有离开院子一步。季节变化,如果不去想,天气变凉之前,实在感觉不到什么。

       我时常想,人如果不是能在湖面照到自己,能感知四季的变化规律,那大半生都应该是过得无忧无虑的,可惜,人类是能从有限展望无限的生物,不知道是那种力量设计了这种能力给我们,使得我们永远无法得到宁静。

       更多时候,这是一种惩罚。

       话说回来,不是我不想离开这个院子,是我离开不了,我的手臂和脚上都是铁链,脖子上也套着一个三十多公斤的铁圈。这让我抬头吃饭都很困难。

       我被关在一间小屋子里,每天上两次厕所,一天只有一顿饭。我原本以为我会瘦,然而瘦了一圈之后,身体也适应了。

       是的,我是一个贼。半年前我到这家的院子里来偷东西,这家的院子一层连着一层,一圈围着一圈,像个靶子一样,都是用老明清建筑修复的,木结构的梁木都在,只是加固了一些钢筋和管线。我进来的时候,从外面看以为这片是什么博物馆或者老建筑保护文化区,没想到爬过一家又一家,穿过外面十几进的各种老房子,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这片老建筑区域中心的一个院子里,有灯光。

       靶心是亮的。整个古建筑群是一个巨大的靶子,给外星人撸管用的,我当时这么想。

       我以前看过一部漫画,里面有个镇子和这个描述的很像,只是那个是旋涡状的,而我来到的这片建筑群,是一个一个紧扣的同心圆。

       半夜站在外环的房顶上,看到巨大的环形建筑群中心,有一个院子,里面的孤灯亮着,有点瘆人。

       但是贼不走空,我顺着房脊,麻溜的就来到了这个院子,院子里有棵大树,我顺着树就爬了下去。

       亮着灯的房间,是在二楼,是雕花的窗户,灯光从里面透出来。看不到人影。

       偷人偷鬼都是偷,我有我处事的原则,就是不去叨唠房主,那很容易变成抢劫,抢劫我不专业,此外我的体力确实也没到可以让我为所欲为的地步。

       我观察了一下,做这一行,观察很重要,冷静的5到10分的观察,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事。我发现一楼应该没有太多值钱的东西,且我也很难带走。因为窗户没关,而且里面的摆设都很大个,一眼看去好多瓷器,我能带来个走就不错了。

       而二楼亮灯的房间边上,还有一个房间,是黑的,这个房间里,一定有值钱的东西,手机,电脑,钱包,PAD。这些都容易出手,或者如果是个女人的话,也许还有一些珠宝。

       于是我偷偷爬了上去,用钩子挑开老窗户的那种插销,跳进了那件黑漆漆的房间。

       外面的月光照进来,很暗,但我还是一眼就意识到,这间屋子里,什么都没有。

       完全是空的,只有在屋子的中间的地板上,画着一些奇怪的线条,有些线条很直,看上去是用尺划的。有些很乱,好像是乱涂的。

       所有的线条也呈现一种同心圆的状态,虽然不是绝对的原型,但站立起来看,月光下还是像一个靶子一样。

       我不由自主的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心中这大靶子套小靶子,是怎么回事。老天爷在天上往地上射箭,已经那么闲了为什么不去收拾收拾活蹦乱跳的王八蛋奸商败类。

       这一抬头,我就看到一个人倒挂着蹲着房梁上,看着我。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苏这个人,他冷冷的看着我,几乎把我吓尿,我几乎想夺路而逃,但是那一下实在把我吓的够呛,我竟然腿软了,翻窗的时候直接从二楼摔下了去,后脑磕在地上,不省人事。等我醒过来,我就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被拷住。

       我当时心说,抓个小偷不用这样吧,却发现这个人似乎压根没有想过要把我送进警察局,我醒过来的第一刻开始,他就坐到了我的对面,只重复问我一个问题。

     “今天是几几年几月几日?”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9 17:36: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暖、祭゛ 于 2015-10-9 17:38 编辑

第二章《不停问时间的男人》


       我是一个比较糊涂的人,经常不知道自己活在几号,但几几年几月还是知道的,作为贼被人逮住我很紧张,所以我立即开始回忆时间,好在那段时间发生过几件事情,微博上都有刷过,我竟然还知道是几号,只好结结巴巴的回答了时间。

       对面的人听完时间,都会若有所思很久,不是那种发呆或者故作思考的戏虐,而是真的在思考,他有时候就呆呆的看着窗外,手指在不停的扣松,阳光很好的时候,整个房间暖阳阳的,他在我面前思考问题,我就躺着看外面的蓝天。

       很快我就很习惯这样的局面,他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问我一遍,有些时间三四天才会问我一次。每次他问我,我就会像他一样开始思考,思考他到底在做什么?

     “大哥,我是初犯,我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你看我这么容易就被你抓住了,就能明白,你能原谅我吗?你就放我走吧,我上有老,下有弟弟妹妹,而且身体还不好,您要我道歉,还是怎么样,再不济,你把我送警察局也行啊。”最初的几次,我会和他这么说,希望这个事情有个结果,但是他从来不回答我。时间长了我也有点毛了,他再问我时间,我就怒了不回答,结果一天没有饭吃。我想有点骨气的节食,但想起我偷偷进到这里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这里是一片古建筑的核心,是个藏尸的好地方。我要是把自己饿死了毫无意义。

       而且,这哥们送来的饭特别好吃,每天只有一顿饭,饿的前胸贴肚皮,闻到香味的时候根本扛不住。
作为一个吃货,感觉就像猪一样被人用食欲控制的,有时候想一头撞死算了。

       但后来也就习惯了,时间一长,这日子也就一天一天过去,我终于放弃从这里被放出去的希望,去思考他到底在干嘛?

       一天一天的问时间,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如果问过一次时间了,至少第二天不用再问了吧,但是他仍旧会问,而且,年月日一个要素都不会少门。感觉他把我当成了一口人肉钟。

       我想了很多可能性,以前看过一部电影,这部电影里的人,记忆只能持续一天时间,所以每一天醒过来,他的大脑是空白的,需要重新吸收一切信息,包括时间。

       这个人难道也是一样,那他妈的你不回去买块表吗?

       我想到这里出了一身冷汗,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个人是一个拖延症患者。他每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脑子一片空白,床边也许会有一本笔记本告诉他他之前的事情,他看完了之后知道了自己是谁,但是他忘记了时间,就来到我这里,问了一声我时间,然后想:我明天就出去买块表,然后把他送派出所去。

       然而第二天他醒来,他就忘记了这一切,重新来问我时间,重新想,我明天就出去买块表,然后把他送派出所去。

       老 子难道生活在一个人不断重复的一天里了?

       如果是这样的,那就太可怕了,就好像我的时间在环形流动,我每一天结尾之后的下一天,是我的昨天。

       为了证实不是这样,这一天,他问我的时候,我做出了一个变化。

       我报了一个错误的时间。我想看看,一个错误的时间,对于他的行为会不会有变化。所以我故意把年份报错了。

       那一天过的很慢,我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我内心渴望有一些变化,可以让我们有问时间之外的谈话。

       但情况的发展真的让我难以意料。第二天,在我以为一切如常,他仍旧会来问我时间的那个时点上。他忽然出现,混身是血的倒在我面前。

       我看着他,他的身上,全是破损的伤口,他冷冷的看着我,脸上的血粘着头发,说道:“你骗我。

       我吓的缩了下脖子,他把手艰难伸向我,摊开,里面是一把钥匙,我看了看我身上的镣铐,那就是镣铐的钥匙。

     “快走。”他在昏迷之前说道。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12 16:43: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暖、祭゛ 于 2015-10-12 17:39 编辑

第三章《鸟》


钥匙是黑铁做的,只有三个齿,我对比了一下镣铐的钥匙孔,发现能匹配。插 进去旋转了一下。

铁质的钥匙和陈旧的锁芯拧不太动,苏的血从他身上流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觉一种危机感朝我压来,就捞起地上的血,往锁孔里倒入,然后再尝试。有液体润滑就好了很多,锁一下打开了。

我再打开脖子上的镣铐,站了起来,锁链砸到地上,火星四溅,我一下就觉得身体轻的和不存在一样。

那种舒坦和快 感真是让我难以言语,我爬起来,看了看窗外,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快走。”躺在地上的苏从牙缝里把话吐了出来。

我心说快走个毛啊?外面没什么人追来的感觉啊,看了看这个叫苏的人,当然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忽然想起他烧的红烧肉和素烧鹅的味道。心中涌起了一股恻隐之心。虽然这人非常奇怪,而我的原则也是安全第一,平平安安就是福,但一想到这人要是死在这里,这两道菜可能就吃不到了。我还是把他背了起来。

当然这是个借口,我还是无法看着人死掉,我是个贼,但不是一个冷血的人。

他身上的血瞬间粘到我的身上,我的体力在这段时间应该增长了很多,苏的体重比铁链要轻,我冲进院子,脑子心念如电。

不用爬墙出去了,走正门吧。把他丢掉医院门口我就走。

我踹开院子的门,每一圈房子之间,都有一条环形的路,这条路是走不出去的,但房子和房间之间也有细小的弄堂,走这些弄堂应该能直接从圆心杀到圆周。

我撒腿狂奔,身轻如燕,越过一间一间老宅的外墙,有时候简直感觉自己一跳就能上房梁——但其实并不能。

“左。”越过三条环形道,忽然在我肩膀上的苏捏住我的头发。“往左。”

“你他妈的这时候还绕毛道,赶紧出去拦量车再说。”我大怒。心说你他娘的捏马缰子呢?放手,老 子头发很敏感的。

“往前走出不去。”苏轻声道。

哦,我一想有道理,如果这个巨大的建筑群对外出口只有一个,那如果我不往这个出口跑,跑到最外圈再找,其实反而绕路。

立即转左,跑了两步,我喝道:“你自己指路,耽搁时间死了不关我的事,别来找我。”

就听到背上的人咬牙道:“傻 B,这边是右。”

我一看脸上一红,从小就左右不分,立即转身回头,他又一捏我头发:“来不及了。找地方躲。”

“躲什么啊?”我大怒,他猛一拉我头发:“不躲都得死,前面第四间宅子,躲进去。”

“不躲!”我怒道:“除非你告诉我你在逃什么?”

刚说完,忽然一声巨响,在我们左边大概七八间宅子的距离的方位,发生了巨大的爆炸,一个宅子被整个炸碎飞上了半空。四周所有宅子上的瓦片被掀飞。像子弹一样的朝我们射来。

我赶紧找了个弄堂死角,瓦片旋转着削过来,把墙角砍出无数的豁口。石灰砸了一脸。

“什么情况?”我目瞪口呆。忽然意识到,在我背上那人受那么严重的伤,不是打斗,而是被炸伤的。

“不想被炸死就躲起来。”他在我背上道:“消防车马上就来了,我们那个时候出去。”

“谁在炸我们?”我抬头看天,忽然看到一只大鸟从我们头顶飞了过去,不知道是鹰还是鹞子。从鸟爪落下一个东西,直落到我们前面三十多米的地方,瞬间一声巨响。气浪冲来,粉末和瓦片扑面而来。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12 16:47: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暖、祭゛ 于 2015-10-12 17:43 编辑

第四章《当红炸子人》

整个宅子被冲上半空,我们身边古宅的瓦片全部被吹起,热浪夹着子弹一样的碎片下雨一样打过来,我的耳朵被巨大的轰鸣声震的高频鸣叫。

苏被我按在地上,我们两个抱着头,边上大块的碎片砸在我们身边,那震动让我知道如果打在我身上,我身上就是一个大洞。

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我们已经满身是白灰,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和烟灰,四周什么都看不见。

“那只鸟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会丢炸弹啊?”我咳嗽着把苏扶起来,他靠到被流弹砸的千疮百孔的墙壁上,大声咳嗽,一边咳嗽一边对我道:“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所知障?”

我摇头,他说道:“知道的越多,问题越多。不如不知道。”

“你学问大,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看着烟雾逐渐飘散,鸟类的眼睛视力好,如果这只鸟会丢炸弹,我们肯定跑不了。而且也不知道只有一只还是有多只。

苏指着一边,几乎奄奄一息:“找地方躲起来,看命了。”

我看着被炸碎的宅子废墟,说道:“我听说同一颗炸弹不会掉在同一个弹坑里。”

苏摇头:“没有遮掩的地方太危险。”

我扶着他,混在烟雾里,注视着天空,往他选的宅子走去,宅子门口用大拇指粗的手链缩着,我晃动了几下,踹了几下,根本进不去。很远的地方又是一声爆炸,只看到房檐远处冲起一根硝烟。让我心悸,不由毛起来。

我发了疯一样踹动大门,苏一下拉住我:“别动!”

我们两个立即贴门缩了起来,天上远处一个黑点飞了过来,飞的很低,大概就10层楼高的距离。

“什么情况,你是怎么得罪这只鸟的?”

“别说话。”苏咬牙道,我们看着那只鸟朝我们飞来,黑点变成了鸟的形状,我屏住了呼吸,看着鸟越来越近,隐约能看着鸟的爪子上抓着好多绿色的圆筒。飞经过我们上空的时候,我的心都要跳出喉咙了,刚想松口气,那鸟一声鸣叫,一颗圆筒朝我们身后的院子掉了下来。

“你娘。”我看着圆筒直接掉下来。

苏一下扑到我的背上:“跑跑跑跑跑跑跑跑!!!”

我背起他撒腿就跑,跑出去十几步,背后整个宅子就炸了。以前在网上骂人的时候总喜欢骂你家炸了,果然因果报应。口业是结不得的。

气浪直接把我冲飞,我一个狗吃 屎摔进了一家院子里的树上,从树冠直接栽下来,接着苏摔倒了我的身上。两个人抱着头,满天落石头。落完我站起来,满身是血,满身是伤口,立即就哭了。

“你娘,现在的鸟都吊炸天,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刚想大骂苏,就看到那鸟扑腾扑腾一下落到了我们这个院子的房檐上,歪着头看着我们。

那是一只鹞子。

我一下冻住,不敢说话了,死死的看着这只东西,只要他飞上天,如果这宅子的门是锁着的,那我们算是死定了。

“我身后这颗是什么树?”苏忽然问我。

我盯着鸟,鸟也盯着我们,我摸着树皮:“你有所知障吗?知道什么树不用死吗?”

“告诉我什么树,可能不用死。”他冷冷道,眼睛也盯着那只鸟。

我心说这是被炸傻了吧,但此时也只能依靠奇迹了,摸了摸,说是颗槐树。这家以前脑 残吧,种槐树,妖气冲天难怪这里的鸟都能成炸人。

“知道这鸟为什么不炸这个院子,停在这儿吗?”苏问我。

我摇头,眼泪直流,怕死了狗日的。

苏靠着树缓缓的倒下去,说道:“鸟的主人在这间宅子里。接下来的事情,你要拼人品了,你现在细细的听我说应该怎么——”

说道这里,苏的头垂了下去,直接翻到在地。昏了过去。

我梗咽的看着苏,心说你怎么不坚持到说完啊,没有一件事和电视上演的一样。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16 20:16: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暖、祭゛ 于 2015-10-16 20:19 编辑

第五章《和二和和大》


如果不是在这里困了半年时间,我会出现怀疑现实的状态吧,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人生里会有被一只鸟追着炸的情况发生。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人生中会有一段被人私囚半年的经历,但这半年时间记忆深刻,以至于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在发生的。

苏已经昏死了过去,鸟还停在房檐上,我擦了擦眼泪,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接受能力强。事以至此,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苏的想法我无法揣摩,但如果鸟的主人在这个院子里,那我应该暂时安全,我想对屋子里喊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人我留在这里了,我就先走了。”但最终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就往树上爬去。

我打定主意,不管三七二十一,爬出院子就往外跑,什么都不管。

我很快爬到树冠上,回头看那只鸟,那只鸟也歪头看着我,似乎是很好奇的样子,我正想顺着树干跳出院子,就看到二楼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个人趴在窗户上看着我。

那是一个小姑娘,扎着马尾辫子,嘴巴里叼着个哨子。穿着牛仔裤,但是上衣明显是少数民族的衣服。

“你要走得哪里去?”小姑娘用生硬的汉语问我。看我的眼神和那只鹞子一模一样。

这鸟的主人该不是这个小女孩,这小丫头看上去也就13,14岁的样子,就能驱使一只鸟慢天下炸我。90后真的不得了。

“喂。”我对小姑娘说道:“我不认识,你不认识我,我也是有脾气的人,我这就走了,你们两个的恩怨你们自己解决,别牵扯上我,否则我不客气。”

“bong!”小姑娘发出一个爆炸的拟声词,然后咯咯咯咯的笑起来。

“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啊,你什么意思?”我一下停住了。心说这是个威胁吗?我 操这是个威胁吗?

想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我在这个院子里,鸟不会炸这个院子,而鸟的主人是个小女孩,小女孩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只要能制服住这个小女孩,是不是就完全安全了。

我忽然意识到苏和我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立即打定主意,我也哈哈哈哈笑起来:“小妹妹,对了,话说,你这鹰哪儿买的?”说着我就往窗口这边的树枝挪去。

“啊巴给的,叫得和二。”小丫头说道:“我叫得二炸。”

“和二,你爹是看电视剧看多了么?”我心说,一边慢慢的挪过去,“小妹妹,你为什么要炸我们呀?你和树下那个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啊巴让我炸的。bong!”小丫头又笑起来。

“那怎么样才能不炸呢?”我慢慢挪动。盘算着冲到房檐上的距离。

“不炸了,你们在的这个屋里就不炸了。”小丫头说道:“有的其他办法。”

她刚说完,我一下踩着树枝跳了起来,第一脚踩到二楼和一楼之间的小房檐上,那就几乎到了姑娘的面前了,第二步直接扑倒在姑娘的身上,将她整个人推进房间里,重重压在地上。

我自己脚步就不稳,没有留力气,她摔的很痛,惊叫了一声。我死死把她按住,她人归瘦,但还是有点力气的,可惜年纪实在太小,我卡住她的手臂。吼道:“炸炸炸炸炸,炸你个鬼,你爸没和你说,人会被炸死!!”

我的怒气刚上来的瞬间,一下我就发现不对,这房间里情况不对,我抬头四处一看,就看到整个房间里挂满了鹰架,无数只各种各样的猛禽站在上面,布满了整个房间和房梁,我冲进来的瞬间,它们几乎是同一时间转头看向我。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鸟类特有的臭味。

“你娘。”我忽然明白为甚么叫和二了,原来“和三”,“和四”都在这儿呢。

“疼疼疼疼疼!”小丫头尖叫起来。所有的鸟开始扑腾翅膀。瞬间都朝我扑过来。这些鸟他妈的都受过训练,对着我的面门直接抓来,爪子直刺我的眼睛。

我忙低头,一下头皮上被抓出两三条口子,疼的浑身拱了起来,这有三只鸟就能杀了,不说这里有这么多,我只得放开手扑棱,手上瞬间全是血痕。

剧痛和混乱让我杀心四起,我一边扑棱一边看着那个小女孩,大吼:“把它们赶走,否则我掐死你。”就看到那女孩子一拳对准我的咽喉打来。我用扑棱的手挡开,知道谈判是没用了。抱住她站起来就往窗户跳了出去。

两个顺着瓦檐滚下,摔到草坪上,混乱间哨子甩在我脸上,我死死压着小姑娘,用嘴巴叼起哨子,用力吹了起来。

胡吹一通,虽然没有指向性,但还是引起了围攻的大鸟的注意,一下这些大鸟全部都飞开了,我压力减轻,站起来去看和二,只见和二也被哨子声惊扰,扑腾了起来,我心中大喜,飞吧飞吧。都给**死开。就想夺路而逃。去看苏,却发现苏已经不在树下了。转头去找就看到一楼宅子的大门开了,我提溜起小女孩冲了进去,反身关门。那些大鸟想冲进来。被我夹在门缝里。

“傻B来帮忙!”我以为苏在房间里,大喊。外面的大鸟不停的撞击门口。小女孩在我怀里不停的挣扎,一下一下咬着我的手臂。

忽然咕噜一声,房间的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我转头望去,看到一个巨大的影子,立在房间的角落里,那似乎是一只巨鸟。长的比我还高。我下巴差点掉下来,有生之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鸟,在黑暗中像翼手龙一样,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和大!”小姑娘对着那只巨鸟狂叫起来:“弄的死他!”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22 10:58: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暖、祭゛ 于 2015-10-22 10:59 编辑

第六章 霜降

我翻到在地不停的往后退,放开了那个小女孩,小女孩连滚带爬的跑进阴影里,躲到那个巨大的影子身后。

门被鸟撞开,外面的鸟全部飞了进来。同时我看着那个巨大的影子从阴暗处探了出来。

那是一只巨大的鸟,足有一人多高,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鸟,我以为我产生了错觉,它巨大的钩嘴像一个大鼻子一样,这只鸟不是猫头鹰,但是两只眼睛面对我的时候可以同时看到,眼窝深陷。

看美剧的时候听说过,两只眼睛都朝在前面的,很多都是高效率的捕食者。它的身体同时告诉我,它捕食的对象体积可以非常大。

而这只鸟的头部的羽毛犹如扇子一样可以合拢散开,最奇特的是,我从这只鸟的脸上,看到了表情。这只鸟慍着脸看着我,一种难以言语的阴狠的表情。

其他的鸟飞进来之后,被我扑棱了几下,都落到我四周的地面上和梁上,狂叫起来。

“怪物!”我从喉咙里挤出这样的声音,刺耳的鸟啸中,小女孩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咯咯咯咯笑了起来。

下一秒,这只巨大的鸟就展开了翅膀,巨大的翼展一下撑满了房间。一股禽类特有的恶臭朝我扑面而来。其他鸟被吓的到处乱跳,乱叫。

我爬起来,夺路而逃,我的这一生,可能最大的幸运就是无论何时何种状况都能立即用正确的本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我冲回到院子里,用力顶住门。心说你力气虽然大,但是鸟是没有腰的,要推开门还是困难。

果然门后一撞,把我撞了个踉跄,但我竟然还能顶住。忽听身后有人“呲呲呲”的叫我。

我回头一看,见草坪上翻起一块草皮,一只手在草皮下招呼我。

“你娘。”我看到那是苏,这草坪下面竟然有一个暗道。难怪他刚才问我是什么树,难道有槐树的院子里都有暗道。

撞了两下,后面的鸟好像撤了,我深吸一口气,冲到暗道口,苏翻开我一下顺了下去,几乎是同时,二楼的窗户直接被撞碎,一个巨大的影子,从二楼飞了出来。

苏赶紧缩起头,把盖子盖上,里面是一块生锈的铁板,上面是六七个大插销,我和苏手忙脚乱的把插销插上。

这道密道的翻板门非常厚,盖上的时候闷“嘣”的一声,上面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我们愣了一秒,立即往密道深处缩,往下的密道两边都是坑,可以用手脚攀爬,我们一路攀爬了下去,下面是一个低矮的甬道。

水泥的,是现代建筑的密道。冰凉冰凉的,摸着不舒适。

我浑身是血,想喘口气,被苏推着继续往前蹲着走。


一路走到一个很大的空间,里面是水泥毛胚,我看到无数的黑白老电视在里面叠成了好几堆,地上到处是电线,所有的黑白老电视都亮着,屏幕上闪动着着整个靶子房的个个区域的画面。

“监控室。”我心说,怎么用的都是黑白的老电视。这种电视现在想买都买不到了,看电视堆上都有天鹅绒盖着。现在有人经常收拾这里。

在这些电视机围城的中心,有一只转椅,转椅边上有一只很精致的茶几,虽然我没什么文化,但是我还是看的出来,这些电视,电线和转移的摆放是设计过的,有一种当代艺术的感觉。

苏一定是个很麻烦的人,我当时想,这乱的地方,明摆着无法整理,他还要摆弄一下,这个人一定很难弄。

苏捂着伤口来到一台电视面前,电视的前盖打开,他从腰间拔出几根金针,插入里面的电路开始拨弄,电视画面不停转换,很快就拍到了刚才遇袭的院子,之间一只巨大的雕类,立在院子里的树上,其他的鹰隼立在墙壁的围墙上,那小女孩坐在巨雕身下的一根树枝上打电话。

“食猿雕。”苏说道:“这么恨我吗?”说着他跳动金针去看其他的监视器。画面迅速跳动。

我在不久之后了解到了这种鸟类的信息,这是一种体型巨大的猛禽,据传说因为捕食猿猴所以被称呼为食猿雕,也因为长像很忧郁,很像好莱坞巨星尼古拉斯凯奇,被称呼为尼古拉斯凯奇雕。但我当时根本对这只鸟没有兴趣。只是发怒。

“这些是什么人?”我问道:“马戏团的吗?”

“仇人。”

“这个我看出来了,能说些我不知道的吗?”

“食猿雕智商不高,应该不能告诉那女孩子我们进秘道了,罗家当年傻不愣挖了那么多密道竟然能用的上,果然祖上说的都是对的。”苏放掉金针,翻到在电视上,“你叫什么名字?”

我看着四周的黑白电视,有点恍惚,想也没想,条件反射回答道:“我的名字叫做霜降。”

“霜降?让我们荡起霜降?”苏咳嗽了几下,惊讶道:“你很会划船吗?”

我的注意力转向他,“你祖籍哪儿啊?这是二十四节气。我以前认为我以后会成为一个贼王,我会有二十四个兄弟,所以我趁还没有的时候,把节气里最好的名字给占了。”

苏笑了,“失敬失敬,霜降,你愿意不愿意赚点钱?”

我摇头,思绪开始回归,我四处转头找出口:“不用了,我走了。对不起以后我一定改邪归正。我回家就卖茅根水去。”

苏没有拦着我,他估计也拦不住我,但是他看着我,看的我有点内疚,但我不会再犯傻去救他了。我咬牙来到房间的一边,我看到墙壁上有三道铁门,我选择了一道,打开铁门。

我看到里面是另外一个房间,有着很多橡木的书架和储物架,上面放着很多瓶瓶罐罐,有上千个,这些瓶子里面都有黄色的溶液,很像防腐用的,在溶液里,能看到很多各种各样的怀表,手表和钟表悬浮着。

我回头看苏,心中的诡异和恐惧无以复加,我叫道:“你是疯的吗?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22 11:01: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暖、祭゛ 于 2015-10-22 11:05 编辑

第七章 过渡

苏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你先等等。”说着他扶着电视,缓缓的朝我走过来。一路到了我的身边,看着我。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我扶他,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扶起了他,我实在想知道,这疯子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我扶着他进了房间,他摸着墙壁,顶上的白炽灯亮了,把房间照的通亮,“这些钟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这些是防腐剂的话,难道这些钟表是活的?

苏没有回答我,来到房间的角落里,两只书架直角顶着,中间有一个空隙,他伸手进去,从里面掏出一只小猫来。

“几天前,那些鹰出现在这里开始找我的时候,把这里的野猫都吃光了。这一只逃进我的房间里,我把它藏在这里,你要走的话,把它带走。”说着苏顺着架子坐下来,这个房间里暖和一点,他显然不想到外面去。

那猫看样子有点蠢,被塞进我的怀里,非常小。我看了看猫,心说你个心机婊,这是用你高大上的精神境界来攻击我,显示出我的冷血吗?

但是这只猫还真是可爱,我从小一直想养个宠物,我妈妈一直用这个那个来搪塞我,说我心软,心软的人养宠物会容易伤到自己。

我犹豫了一下,我从来没想过心机婊的计策会对我生效。我忽然有些心软。

“这些表,必须这么保存着。”他咳嗽了一声:“你知道为什么对你没好处。”

我摸着猫靠近一瓶溶液,里面的手边被黄色的溶液反射的形状扭曲。所有的钟表都停了。我起来想拧开瓶子,但瓶子密封的很死。

“走吧。”苏的头往后靠去,很虚弱。我意识到他是不会告诉我的,因为他马上就要死了,我把瓶子放回去,心中的恻隐之心终于占了上风。

我把苏再次扶了起来,对他说道:“闹,我这个人有佛心,我带你去医院,但你得告诉我,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这公平吧。”

他看着我,忽然笑了。

“医药费你也得自己付,你刚才说有什么钱赚?”我忽然想到他刚才想利诱我。

“对,我有件事情,需要一个贼王帮忙。”苏痛苦的笑笑:“这些事情三言两语讲不清楚,但是我不能死,所以你愿意救我很好。”

我把猫揣到口袋里,露出个脑袋,扶起他:“往哪儿走?”

他拉住我不让我往外走,而是转动了书架上的一个瓶子,书架往里一松,我用力推开,后面是个通道口,“所有院子里种着槐树的宅子里,都有出口。地下的暗道联通着这些出口,这个地下室,有无数的房间,我如果晕过去,你就可能走不出去,所以——你要对我好点。”

我看着这个出口,又看了看身后,心中悍然,看着苏的眼睛,我忽然发现,他的体态奄奄一息,但他看着我的眸子,无比清醒。他垂着头看我,眼神犹如儿童一样清澈,眼神中没有力量,没有侵略性,但有一种奇怪的光泽,让人感觉他直接看到的是我的本性,无法用任何的技巧和谎言去蒙蔽。

这个地方的出口在这里,是不是刚才我如果没有答应他的要求,我自己是不可能出去的。这哥们一切都是计算好的?

我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的慌乱,或者对于死亡的恐惧。他和我是不一样的。我忽然意识到。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我扶着他,在他的指挥下,走了很久,来到了一处竖井之下,这地下室通道复杂,来路完全一团浆糊,拉着他上去,我们推开入口的翻门。外面是一个院子。按照苏的说法,这院子是整个建筑群最外面的一间院子。翻墙出去,就是大街,这里是安全的。

爬出来之后,就听到了警笛的声音,看样子爆炸已经把消防车吸引来了。我对苏说道:“我带你去找救护车。你有带钱包吗,我穷的屁 眼朝天,可没钱给你垫医药费。”

“去你家。”他看着我。“我不能去医院。”

“神经病!”我怒道,心说你要死我家怎么办,我找谁说理去!苏看着我:“你的真名叫安份,你是家里独子,你爸爸是修表的,你 妈妈是护士。”

我看着他,什么鬼,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真名?“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爸爸。”苏突然咳嗽起来:“的朋友。”

我皱起眉头,不明白刚才是意外还是被占便宜了,你他妈是说相声的吗,快死了还玩伦理梗。他继续说道:“我是一个工匠,你爸爸有一门手艺,在修钟表的时候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曾经让你爸爸帮我设计过一个东西。我有很多事要告诉你,但我不能去医院,带我去你家。”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他的眼睛里完全不害怕死亡,他的眼睛里,有的是其他的执念。

我扶起他,心说个鬼,我就送你上救护车,一边四处想怎么出这个院子,这高墙大院的,我来到门口踹门,这对街的大门锁的更加结实,怎么踹都没用。院子里的槐树太粗,根本无法攀爬,别说还有苏这么个重伤员。

我绕着院子走了好几圈,忽然意识到不对。

如果没有人帮忙,我们不可能出去,高墙大院阻挡人的效率,竟然是百分百的。

我抓着头发,简直不敢相信,我是贼,我竟然还能给人锁住,而且我很能撬锁,但这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我只有指甲,一点用都没有。

正在焦急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鹰啸,我们一缩脖子,我意识到那只大鸟就在我们附近。苏一下抓住我的手:“等一下,你会装猴子吗?”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25 21:59:0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装猴子》


点击链接进行阅读:

>>>http://read.qidian.com/BookReader/NEAqRB6uBtg1,3ITw436IkNoex0RJOkJclQ2.aspx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25 22:01:5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铜片》


点击链接进行阅读:

>>>
http://read.qidian.com/BookReader/NEAqRB6uBtg1,wEb9iWAHEt0ex0RJOkJclQ2.aspx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25 22:03:5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铜角黑箱》


点击链接进行阅读:

>>>
http://read.qidian.com/BookReader/NEAqRB6uBtg1,9nu94QMKNGEex0RJOkJclQ2.aspx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28 17:28:5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断币》


点击链接进行阅读:

>>>
http://read.qidian.com/BookReader/NEAqRB6uBtg1,sKONmsZYS4cex0RJOkJclQ2.aspx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33

积分

版主

ღ You are my destiny.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0-28 17:30:2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留四票号》


点击链接进行阅读:

>>>
http://read.qidian.com/BookReader/NEAqRB6uBtg1,OUGHx9xIjYYex0RJOkJclQ2.aspx
    You rise me u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公众号

手Q部落

世界辣么大,就想认识更多朋友!

扫描加入勇者冒险部落,认识更多朋友~

扫描关注勇者公众号,积分拿不停哦~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

回顶部